MIX

杂食生物。

Helix 5

【注意Attention】

前章: 1  2  3  4

原名是 About travel, about them 【没错我就是那么任性地把名改了x

a渣文笔(纯粹是因为能看懂的文太少就自己写写了……x)

b配对为八悟(八代学x藤沼悟)

c所有灵感与设定均来源、借鉴于《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本虽然没读过但单凭书名和简介就能大开脑洞的书x【脸呢

d私设有(如年龄操作、时间操作),全年龄【x

e可以接受abcd的话便往下翻吧。欢迎来玩w【谁看








他梦见了地狱。


漆黑的海洋,血红的天空。一切都被淹没在令人窒息的绝望中。他感到彻骨的冷,但又觉得他的身体下一秒就可以燃烧殆尽。他感到天旋地转。黑色红色、冰冷灼热,混成一团,变成深渊。一切离他远去,他无力地向那混乱深处坠去,在尽头等待他的一双充满恶意的——


藤沼悟感觉有人在轻推他。


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彻底的醒了过来。他抬头看去,原来是学。“啊、抱歉。休息了一会儿。”藤沼悟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笑。他接过学手中装有热水的杯子及药盒,取了比合适量多出一倍的药片,不顾欲言又止的学,便就着水将药丸一股脑吞进胃里。接着他又连着喝了好几口,才满足地把杯子放下。藤沼悟干咳几声,确认自己声音的不再嘶哑后,对学道:“谢谢。”


“没什么。”学淡淡道,面无表情,“还有一段时间才到晚上,那时候基本街道上就没有人了。你可以先在这里休息,等到那时再走…”学瞟了一眼藤沼悟膝盖上的雪块和被浸湿的衬衣,“…你需要冰袋和毛巾吗?”见藤沼悟有些犹豫,他补充道:“不会起疑的。我经常用到这些东西。”说罢,学想到了什么似的,表情变得有些嘲讽。藤沼悟倒是没太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现在的他想长时间聚焦某一处都有些困难,但他注意到了学话中的深意。然而高烧不容得他细想。他将冒出的猜想扔到一旁,微微点了点头:“拜托了。”学也不拖沓,拿起藤沼悟喝水的杯子,转身便走出了仓库,关上了门。


学一走,偌大的仓库中只剩下藤沼悟一人,静谧得可怕。藤沼悟听到了他自己的心跳和有些粗重的呼吸,虽然微小,但异常清晰,仿佛整个世界都沉寂下来,而藤沼悟是这个世界唯一留存的人。无力和无尽的孤独感袭击了他。他感到有些窒息。藤沼悟安慰自己这是发烧的所导致的,但他内心却很清楚,自己终究不会属于这个世界。


他是旅行之人,终究不会停留于此。


那我该何去何从?我的归属之地到底在哪儿呢?难道终究只有我一人行走于这时间的无尽虚空当中?……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藤沼悟盯着前方不远处落灰的杂物,恍惚地想。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四周真空一般的寂静。仓库并不明亮,药物中也有安眠的成分,他思绪逐渐模糊,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藤沼悟听到有人在叫他。那声音轻柔而小心翼翼,放佛是在对待浮在水面上的泡沫一般,生怕稍有不慎便将其打破,令其消失不见。


藤沼悟模糊地哼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他将头从有些被压得发麻的手臂上抬起来,戴上放在一旁的眼镜。视野再一次清晰,映入眼帘的景象把他的意识稍稍从高烧的朦胧中揪了出来。


学的脸相比去之前,多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青紫的印记。


这大概就是学之前同他讲过的他那暴力的哥哥所做的“好事”吧。藤沼悟微微眯眼。


“……怎么了?”感受到藤沼悟探究的视线,学问道。


藤沼悟活动了下僵硬的四肢,长出一口气并看向学,问道:“你的伤怎么回事?”

“……”学看向旁边,“这”


“是你那混蛋哥哥弄的?”藤沼悟不可置否地接过话。


“!”学的表情终于变了。这句话仿佛投入水中的石子,使平静的湖面荡起涟漪,学有些震惊和错略,“为什么你知道——”他有些失语,又喃喃道:“难道你……?”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亦或是认为即将说出的话语实在太过于天真,最终他摇了摇头,“不……没什么。”他沉下气来,重申道:“为什么你知道?”


“说来话长。”藤沼悟看着从震惊中镇定下来的学,心中暗暗惊叹其恢复之快。“总之,能先把冰袋和毛巾给我吗?”他提醒道。学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马将毛巾和冰袋递给了他。“谢谢。”藤沼悟感激地接过,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呃、学,能在外面等一会吗?”他指了指毛巾和自己有些濡湿的上身,“我处理一下。”


“好的。”学从善如流。


待学出去后,藤沼悟娴熟地将衬衫以及背心脱下摊开晾好,并用毛巾将身上的水分擦干。用发颤的手将冰袋系在额头上后,他才将刚刚放置一旁的毛巾披在自己的身上,调整松紧,使其将自己遮住。这是为了自尊!才不是不好意思!他这么对自己解释道。在确认不会有不该露出的地方露出后,他用稍大的声音对外面说道:“可以了。”外面传来学的回答声,接着门便被打开了。突然的强光让他微微眯眼,他朝门口看去。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这幅模样还是令自己有些紧张的。但学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无表情,仿佛“一个男人突然闪现并在他们家仓库里休息而且上半身除了披了一条澡巾外什么也没穿”这样的怪异事实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罢了。


不过,是真的不惊讶吗?还是将自己的情感很好地隐藏了起来?

还是说……他对一切事物都已经失去兴致?藤沼悟望着学,苦涩地想道。


从遇见这个男孩——学开始,就有一种违和感一直盘踞于他的心底。虽然很容易忽视掉,但藤沼悟知道,它一直都在。而且他隐约感觉这种违和感不仅仅来源于学。不过和此刻他对于学的种种猜测一样,他并不知道答案是什么。造成这些答案的原因又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他唯一能肯定的是,学的那份沉稳,那份淡漠,一直都存在。即使高烧让他脑袋的感知有所模糊,他也能感受到那份冷酷的漠然。


由于背光,再加上高烧,藤沼悟看不太清学的脸庞。学那本来就犹如一潭死水面庞在背光的环境下又蒙上了一层黑暗,这让藤沼悟莫名地想到了他刚刚做的噩梦:黑色的海,以及那双在深渊尽头出现的眼。这使他有些混乱。藤沼悟眨了眨眼,将梦魇驱散开来。


这真是可怕的联想。


“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吗?我的伤的事情。”学拉上门,将外头的世界隔绝开来。于是光亮消失,仓库再次回归于昏暗。


藤沼悟刚想说出事实,“关于你的伤——”但他却突然停住了,即将脱口的语句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卡在了喉咙里。在短暂的沉默后,藤沼悟最终说道:“——抱歉,我不能说。这是会牵扯到时间规则的问题——要是违反了它,连我都不清楚会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所以……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他想起了什么,“我能告诉你我是怎样出现在这的——虽然不是你想知道的原因、哈哈。”他抱歉地干笑两声,“我之前跟你说过吧?我是一名旅行者。但和普通的旅人不太一样的是,我是一名时间旅行者——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突然出现在你们家后院,但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我注意到了。”学插话道。


“哈哈,那应该是我摔倒时发出的声音吧。”藤沼悟解释道,“不过在我到达这里的那一瞬是没有任何声音的喔?而且连存在感都能被削弱呢。”说罢他无奈地扯扯嘴角。“大概就是这样了。”他耸耸肩,“以及——对不起——出于安危考虑,我可能回答不了大部分的你想知道的问题。但是,我可以尽我所能的实现你的要求,作为补偿。”


“那你能留在这吗。”


“没问题——呃、但我不能一直在这儿。”藤沼悟假装没看到学眯起的双眼,“听我解释——先不说我得打工养活自己,而且……”他无奈地对学笑笑,“我是一名时间旅行者喔?我注定是要离开的。”


“没有关系。”出乎意料的,学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说道:“要不这样吧?在悟生病的这段时间内,待在这里就好。生活和医疗方面、还有钱的问题就由我来解决,如何?悟只用在这里安心养病直到退烧,之后你想去哪都可以。”


“可是——”如果你的父母发现你的话——


“这便是我的要求。”学打断了藤沼悟,“还是说——”他加重语气,“悟连如此简单的要求都完成不了吗?”他顿了顿,安慰道:“没事的,不用担心。我的父母是不会发现的。”他扯扯嘴角,“不过是多捎一份食物、多取一些药品、多拿一些钞票罢了。而且,”他的语气变得嘲讽,就连身患高烧的藤沼悟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就算发现了,他们也不会采取任何措施。”


那冷漠无情、如此绝对但却又如此确信的话语,犹如一把锋利的冰锥,扎进藤沼悟的心脏,令他颤抖。

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才能使一位孩童——一位在他这个年龄段本应求助于、依靠于父母的孩童——如此地——如此地不信任自己的亲生父母?


不知是高烧让他变得感性,还是学所流露出的这份绝望的漠然令他感到怜惜,总之当藤沼悟意识到的时候,滚烫的泪水已经从他湿润的眼眶中溢出,在他因高烧而微微发热的脸颊上留下了两道透明而微亮的痕迹。


“悟、你……”很明显,学通过从窗户和杂物柜夹缝间透过的亮光发现了藤沼悟正在流泪的事实。


“——唔、不好意思。”藤沼悟默默将眼泪擦干,“稍微有点……嗯、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指的是有关你伤痕的事情。”他将缓缓将内心的情绪平复。同时也做出了决定。


他要帮助他。他必须要帮助他。无论从哪方面而言。


一个同自己有关的、深受苦难而难以信任他人的、可以说是与自己形同陌路的男孩。而就是这样一个男孩,在他深陷困境的时候帮助了他、安慰了他,甚至给予他勇气,让他有信心在这条扑朔迷离的路上继续前行下去。他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拒绝他?学已经给予了这个对他可以说是陌生人的家伙太多太多。虽然自从他被迫成为时间旅行者后基本上都如过客一般旁观着周围发生的事情——不是说他没有帮助过他人,只是大多时候他都明哲保身地置身于事外。因为他害怕。没错,他害怕。他害怕如果他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改变未来”的事情,害怕如果他违反了“时间法则”后——虽然他甚至不能确定这种法则是否存在,但他就是害怕——会造成什么不能挽回的伤害。


但如今,他讽刺地想,即使他如此的小心翼翼,他的宝物中最重要的那个依旧离他而去了。


那他还在怕什么?他为什么还要害怕?既然已经知道无论他惧怕与否、小心与否,像惩罚一般的绝望依旧降临在他的身上,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人。那令人窒息的场景依旧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放佛在嘲笑他的无知、他的自作多情。


那么他便没有必要再害怕了。


况且,藤沼悟很清楚,他必须踏出改变未来的那一步。


他再也不想留下任何悔恨。


“无论什么都好,”藤沼悟的语气染上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恳求,“拜托了。”


“……”学移开了视线,“水凉了,我去换成热的。”他起身走到藤沼悟的身旁,拿起水杯。接着他的视线又在可怜地躺在藤沼悟身旁,依旧潮湿的衣服上停留了一会儿,“…衣服,我来帮你弄干吧。”不等藤沼悟阻止,他便拿起衣物,揣在自己怀里。接着他向门口走去,将门拉开。


光明夹杂着冰冷的雪片争先恐后地涌入狭小的仓库。藤沼悟微微眯眼,眼前的学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剪影。学没有转身,只是对他说道:


“能陪我聊聊天吗,在你留在这的这段时间里。”


藤沼悟愣了一会儿,随即有些好笑地说道:

“当然。”


接着门便被关上了。


仓库第三次回到昏暗,但藤沼悟并不像当初那样感到困倦。兴许是之前的休息已经足够,亦或许是因为得到男孩的认可令他振奋。但无论原因如何,藤沼悟知道,这意味着——他得想想办法了。


这次,无论如何,他不会再犹豫。



评论(4)
热度(34)

© M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