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

杂食生物。

Helix 1

【注意Attention】

a渣文笔(纯粹是因为能看懂的文太少就自己写写了……x)

b配对为八悟(八代学x藤沼悟)

c所有灵感与设定均来源、借鉴于《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本虽然没读过但单凭书名和简介就能大开脑洞的书x

d年龄操作、时间操作有,并没有肉(也写不出…)【x

e可以接受abcd的话便往下翻吧。欢迎来玩w【谁看















他只是一直这么旅行着。


大概是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吧——他已经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第一次的发作,他回到了几分钟前,那时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错位”,直到第三次他回到了大约一个月前的某个傍晚,看着自己工作结束回到家中的场景时,才发觉自己深陷其中。


时间旅行。


虽然他人可能认为时间旅行是个很炫酷的能力,但他更偏向于把它当成一种病症,或是“诅咒”来看待——介于他完全、根本不需要也不想要这样的能力。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过着平常的日子。至于惊险和刺激?对将近三十的他而言早已过时啦。况且,这样的能力也不是全能的——至少他所患上的不是。因为它停不下来。


它停不下来。


这是藤沼悟唯一也是最痛恨的一点。因为这意味着从第一次发病的那一刻起,他便与整个世界错位开来,踏入虚无的时间中,成为一位过客:他虽然出现在时空内,但又完全不属于这个时空——因为他随时可能会离开。他悄然出现,又悄然离去。


无人在意。


在来来回回地发病数次后,他发现这病的症状便是从他所处的正常时间中离开,去到另一个时间——过去,或是未来的时间中,在那儿待一段时间,然后再回到他原来的时间中。


在一次长达一年的旅行后(这是他目前离开最久的一次,他很惊讶旅行的时间可以如此之长),他发现在他缺席的时候时间的流逝是完全正常的。他离开了多久,他原来所在的正常时间就过了多久。不久后他接到了他母亲打来的电话,显然,她十分担心——她甚至差点报警!不得已,藤沼悟将病情告诉了自己的母亲。起先她还不相信,仿佛在用'你在逗我吗亏我还这么担心你'的语气说悟你是不是沉迷于科幻小说或电影啦?编理由也别编这么“别致”的啊。藤沼悟不得不花好些功夫才让他母亲相信事实的确如此。手机的另一头沉默了许久,久到藤沼悟感觉自己手中的汗已经多到自己再也握不住手机时,母亲开口了。我知道了,她平静地说,然而接下来突然严肃道,但是,不要做坏事喔?藤沼悟愣了愣,随即无奈道,不会做啦。那就行,只听他母亲用轻松的口气道,那就放开去做吧,悟。啊、还有,她补充道,要是回到过去了看到我可别上前打招呼啊,我可不想和未来的儿子来个母子相认什么的,太惊悚了。是,是。带着无奈,他明白,自己可以松一口气了。


之后他们又具体聊了关于病症的情况、今后的打算,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虽然母亲反复强调悟的“失踪”并不影响她,但藤沼悟深知,无论是谁知道自己的儿子突然得了个时不时“失踪”,而且指不定哪次“失踪”就改变世界(误)的病时,心里都不会太好受。在谈话结束时,母亲突然道,那我今后每年都会偶尔去你那坐坐,以防你真的失踪了或出事了还没人知道,随即挂了电话,只丢藤沼悟一人愣在那儿,消化他母亲留下的宣告。结果还是添麻烦了吗,叹了口气,藤沼悟无奈地想。


算了,就这样吧。


当麻烦也变成日常的一部分时,也便成了不麻烦。日子总是要过的,在日常和非日常之间来回穿梭,藤沼悟感觉自己像是皮球,非常随意地被日常和非日常这俩踢球人踢来踢去。这种无力感直至现在依旧鲜明。但好在,经验在积累。他从一开始的茫然无措,一路摸爬滚打,到如今的娴习熟练。虽然他仍旧是那个可怜的皮球,但好歹他能使自己在被踢的过程中尽可能不受伤、甚至转出点自己的花样来。


当然,来回在两者间穿梭,必定会失去些什么。藤沼悟感觉许多自己原来拥有的东西在这趟无法回头的旅程中逐渐被消磨掉,真实感便是其中之一。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他就好像在看一部电影,一部可以随时倒放或快进的那种。他或许上一秒还在严冬的雪地上漫步,下一秒就位于盛夏的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太没有实际感啦。但他知道,尽管他对于这些事情的实感在不断减弱,但它们仍旧是真实的、是切切实实存在的。在他认清一切已无法挽回后,这些事情便成为他唯一的欣慰。这份真实,便是他在那漫漫长路唯一中的支柱、他未知旅途中最珍贵的宝物。


就这样,他一直旅行着。


评论(2)
热度(33)

© M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