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

杂食生物。

Helix 4

【注意Attention】
a渣文笔(纯粹是因为能看懂的文太少就自己写写了……x)
b配对为八悟(八代学x藤沼悟)
c所有灵感与设定均来源、借鉴于《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这本虽然没读过但单凭书名和简介就能大开脑洞的书x【脸呢
d年龄操作、时间操作有,并没有肉(也写不出…)【x
e可以接受abcd的话便往下翻吧。欢迎来玩w【谁看










藤沼悟有些茫然。

眼前的景色像是幻灯片切换,上一瞬是盛夏的余红,下一瞬就变成了早春的雪白。他一个趔趄,摔进雪里。

冷。

寒意透过轻薄的布料侵入他的身体,但藤沼悟却不想起身。因为他知道就在刚刚一个机会向他不辞而别了,而他却没有尽力。他又悔又恨,但最终他还是无奈的起身。毕竟这样冻下去可不行,他还有两次机会——至少。藤沼悟暗示自己。而且他也知道了那个男孩肯定是个关键人物,说不定他还会与未来的男孩相遇呢。他的心情放松了些,加油藤沼悟,你可以的。他站起身来,拂去发梢沾上的小冰晶。不过,看来与那个男孩的约定没法实现了。对于男孩,他是有些歉意的,虽说他是为了他自己的目的才去接近男孩的,但无论如何,失约总是不太好的,即使身不由己也同样。藤沼悟暗暗叹气,拍去身上的雪粒,扶正因摔倒而歪斜的眼镜。世界变得清晰。接着,他又怔住了。

是他。

连他自己都没料到,他的第二个机会来的这么快。男孩与藤沼悟最后一次见到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差异。硬要说的话,此刻在他面前的男孩,更加的年幼,更加的苍白,更加的……冰冷。以及,脸上以及脖子间清晰可见的淤青。

这是第几次?他观察着男孩的神态,发现男孩的眼中并没有以往的亲近与随和,有的只是戒备。

“嗨。”
“你是天使吗?”
异口同声。

“唉?天使?为什么这么说?”藤沼悟先一步问道。

“因为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这不很合情理。”男孩意外耐心地解释道,不过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失望,“但看来你并不是。”

“我是一名旅行者。”藤沼悟有些好笑的回答男孩,这次他换了个说法,“很抱歉呢,我并不是天使。”他抱歉地对男孩笑笑。

“…没什么。”男孩依旧盯着他。

“啊、对了,我还没告诉你名字呢,”藤沼悟说,“我叫藤沼悟,叫我悟就可以了。”他决定赌一赌,“你呢,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依旧沉默。

“诶——这可不公平——”藤沼悟露出一副受伤的样子,“我都自报姓名了,作为回应,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不是吗?”

“……御子原学。”

“嗯?”这么快就说出口了?

“御子原学。”男孩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学。”

“学么……”

这藤沼悟想到了那位可亲可敬的小学老师——八代学。在他混乱不堪的记忆中,还能清晰地回忆起的,除去母亲与朋友,便是那位,那位曾给予他力量与指引的老师了。不过两人也只有名相同呢,姓还是不一样的,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藤沼悟随意的想着,但或许是后来改姓了呢?开始和父姓,后来跟母姓……?

“真是个好名字呢。”藤沼悟对男孩微笑,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你不冷吗?”学问他,无视了称赞。被学这么一说,藤沼悟这才意识到自己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衬衫,而且已经有些被浸湿了。迟来的寒意让藤沼悟开始有些发抖,“呃…是有些冷。”他说,随即开始寻找可以歇脚的地方。

“……不介意的话,去仓库那边吧。那儿基本不会有人去,也可以省去些的麻烦。”学看出了藤沼悟的想法,指指不远处的屋子。

“麻烦了。”藤沼悟感激的说。




“所以,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学把杯子递给他,“这是我家的后院。”

“谢谢。”藤沼悟接过瓷杯,呡了一口。有些灼人的温暖流经他的喉咙,最终沉积在胃里,向全身扩散。这多少缓解了他的寒意与迟钝。他理了理思路,说:“这说来复杂,我”

一道惊雷在他脑内炸开。

为什么?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我也不清楚。”他苦笑,“或许是因为命运吧。”他看向学,看进他的双眼:他的眼神依旧沉寂,带着一种不属于孩童的暗与冷,正如他第一次望进男孩的双眼一般。

又为什么是你呢?

他不知道。

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熟悉又陌生的情感如一只有力而无情的手一般,将他的心脏紧捏,令他眩晕。“又或许,”他打趣道,“真的是神明送我来与你相见呢。”

“或许是真的是这样呢。”男孩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稳,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

“是啊……”他有些自暴自弃道,同时感觉刚开始在胃里的温暖逝去了。他只好紧紧握住杯子,好似溺水的人抓主稻草一般,汲取着所剩不多的温暖。这是他现在除了说之外唯一能做的了。但这似乎并没有用,藤沼悟感到自己体内好像有一块冰,逐渐被他的体温融化,带走他的温度。寒意越发明显。藤沼悟后知后觉的发现,其实他是熟悉这寒意的。这样的寒冷他之前也经历过数次。

他的手伸向额头,而那里烫得吓人。

“抱歉,我好像发烧了。”藤沼悟无奈道,声音嘶哑,“能给我些感冒药吗?或者告诉我怎么安静的从这离开也行。”

“我去去就回。”学对他说,起身离开了仓库。

男孩一离开,藤沼悟就感觉身体的力量离他远去了。他颤抖地将自己支撑起来,给自己弄了张沾满灰尘的毯子和一个简易的冰袋。然后他回到原处,坐在箱上。他的位置不错,箱子够宽大,而且后面也有箱子可以靠着。于是藤沼悟便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将冰袋置于膝盖上,双手抱膝,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不单单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就一会儿。他想。就休息一会儿。

伴随着黑暗与寒冷,藤沼悟闭上了双眼。

评论
热度(26)

© MIX | Powered by LOFTER